歡迎光臨西安愛慈家政服務有限公司官網!
全國咨詢熱線:15529415036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資訊

家政服務難題待解

時間:2020-03-09 16:45:27 作者:小編 點擊:

5年前,在省城請一個住家保姆每月只要700多元,但是現在,花上雙倍的錢也難請到一個合適的、上白天班的保姆。
  找保姆為何這么難
  “也不是春節旺季,找個合適的保姆怎么這么難!?”合肥市港澳花園小區的張先生感嘆。這兩天,他正忙著給母親找一個專業一點的家政護理工,遺憾的是,跑了附近幾家中介和家政公司,都說沒有合適的人選。
  “中介說我要求高了,其實我只是希望請的人能有護理老人的方面的資質證明,這樣的要求并不過分。?”張先生說,母親70多歲了,身體不太好,手術后出院后正處于恢復階段,幫助老人擦洗、服藥、上廁所,進行一些簡單的恢復運動,確實需要專業的護理人員。之前,張先生家也請過一個50多歲的普通保姆,她識字不多,給老人吃的幾種藥物和劑量經常弄混,只做了幾天就嫌侍候病人太費勁,辭職不干了。
  與張先生一樣為找家政而煩惱的,還有80后的年輕媽媽小楊。她想在產假結束后請個阿姨照看孩子,結果聯系了幾個家政公司,得到最多的答復就是“網上的價格是老的,我們已經漲價了。?”令人郁悶的不只是漲價,“普通、初級、優秀、金牌……”家政公司的接待員一口氣報了四五種級別的阿姨給她選,普通保姆一個月1500多元,等級最高的育嬰師則要3000多元,保姆的級別評定,多是各家政公司自說自話,雇主無從查證。早在請月嫂時小楊就遇到過類似的情況,后來她一咬牙到市中心花高價請了個“金牌”月嫂。?“如果服務質量有保障,我還是希望請個相對便宜一點的保姆。?”小楊告訴記者。
  家政公司遍地開花,想找個稱心如意的家政服務人員卻不容易。省婦聯巾幗家政服務中心宛志英主任說,這一方面是因為社會對家政服務需求激增;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年輕人,特別是高學歷、高素質的年輕人大多不愿意投身家政,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家政行業從業人員的斷層。目前巾幗家政在合肥市場有1.6萬多名家政服務人員,長年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,除了少數人自己停工休息外,沒有一個人找不到活干,護理、營養、育兒、家務管理等中高端家政服務更是市場緊俏、人才稀缺。
  服務水平有待提高
  家政服務已延伸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,家政企業提供的服務卻不盡如人意?!靶?、散、亂”是目前家政市場的一個顯著特征,家政服務質量不符合雇主要求、坐地起價、說辭職就辭職等現象是引發雇主不滿的主要原因;中介式家政公司充斥市場,一些公司巧立名目收取各種管理費、自定保姆級別抬高收費標準、一旦出現糾紛又百般推卸責任。業內人士稱,家政行業標準缺失和由此導致的無序競爭,是制約家政行業整體服務水平提升的短板。
  “這一行哪有什么標準,做什么事、怎么樣做,跟雇主商量好不就行了。?”在寧國路某家政公司當保姆的付大姐說。付大姐今年52歲,當保姆近8年,現在每月的收入1400元左右,期間沒有接受過一次相關的技能培訓,“培訓”新人的事情倒是做了五六回,都是公司新招來的保姆,向她學習怎么跟雇主相處。入行以來,付大姐一直是做洗碗、燒飯、保潔等簡單家政工作,活多時上午、下午各做一家。因為丈夫是食堂的廚師,家政公司曾對客戶推薦其“廚藝相當不錯”,遇到白天不在家的雇主,半天家政,她中途還能跑回出租屋把自家的活干完。付大姐在3家公司都掛了名,一來怕活斷檔,二來也想多一些選擇,大家政公司活好找,但是要收5%的合同管理費,小中介活少一些,不要管理費。
  “怎么會沒有標準?我們這里給嬰兒做被動操都有單獨的教材,家政服務員不僅要學習,還要考試、考核。?”省婦聯巾幗家政的接待員秦小姐說。?2002年,下崗女工李道霞來到巾幗家政,開始了和付大姐完全不同的保姆生涯。最初李道霞也是上午在一個雇主家做半天家政,下午到另一家做鐘點工。這期間,她經過兩次免費培訓,成為二星級家政服務員,2005年又接受培訓成為月嫂,至今已護理過80多個寶寶,收入不比都市白領少,去年公司外派她到美國當保姆,月工資高達8600多元。
         西安慈愛家政服務有限公司是由資深企業家李永臣(西安永晨機械有限公司創始人)開疆拓土創辦。主要從事服務項目包括:病人陪護、接送病人、保姆月嫂、家政保潔等服務。



服務案例
亚洲加勒比少妇无码av